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环球女性>比基尼将逐渐告别选美大赛吗?

比基尼将逐渐告别选美大赛吗?

我们是应该不让展示女性裸露的身体以避免其被进一步物化,还是要鼓励女性呈现不同的身体,以倡导审美的多元化呢?

■ 陈亚亚

日前有媒体报道,创立有97年历史的“美利坚小姐”选美大赛活动将重新定调为“竞赛”(competition)而非“选美”(pageant),因此将取消泳装项目,而晚礼服环节也可以自行选择想穿的衣服。主办方将改制后的比赛称为“美利坚小姐2.0”,用来取代泳装环节的是参赛选手和评委的互动,选手在这个时间段可以介绍自己取得的成就和未来目标,阐述当选后将如何完成相应的工作。这一改变意味着该选美大赛将对不同体型的女性持更开放的态度,不再过多强调女性的外在吸引力,而是转向更关注其谈吐、才能与智识。

1921年,当“美利坚小姐”选美赛事刚举办时,就有了泳装环节。当时穿的是连体泳衣,后来变成更为暴露的比基尼。而随着女性平权意识的觉醒,一些选手开始表达对泳装比赛的反对,称其会导致严重的身体和心理问题。主办方也曾考虑过要去掉这一环节,然而1995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3 的观众都希望保留该环节。不过随着时代的进程,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强,如2008年美利坚小姐冠军克里斯滕·哈格伦德(Kirsten Haglund)所言,公众认为泳装比赛“延续了对女性的物化,而非赋予她们更多力量”。此次主办方对泳装环节的取消,就是对这一反对声音的回应。

那么,在其他一些著名的女性选美赛事中,泳装比赛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呢?“美利坚小姐”选美中泳装的取消到底是一个偶然事件,还是世界潮流、大势所趋?我们来看下被并称为“世界四大选美盛事”的“世界小姐”(Miss World)、“环球小姐”(Miss Universe)、“国际小姐”(Miss International )和地球小姐(Miss Earth)选美大赛的情况。这些比赛的参赛选手来自世界各国和地区,每年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举办,通常由评委(打分)和观众(投票)共同决定最终的优胜者。

世界小姐于1951由艾瑞克(Eric Morley)在英国创立。该活动最早是打算组织比基尼比赛作为英国庆祝活动的一部分,所以称为“节日比基尼比赛”,“世界小姐”是媒体对它的称谓,后来成为活动的正式名称。当时,比基尼作为一种颇具挑战性的泳衣刚面世不久,极大地冲击了人们的性观念和审美观念。须知那时候连欧美国家对女性的穿着打扮都有许多限制,在澳大利亚和美国都曾有过拘捕“泳装过短”女性的案例。在这一背景下,比基尼比赛遭到了某些宗教国家的反对,但同时也获得不少赞扬,有人认为女性穿比基尼是对传统性别规范的反抗与挑战,是女性勇于争取身体表达权的积极行为。

早期的世界小姐选美主要展示容貌和身材,后来增加了展示智力和个性的部分,即“美丽心智”(Beauty with a Purpose)项目,不过沙滩美人(Beach Beauty ,又称比基尼决赛)仍是其中重要环节。由于世界小姐赛事每年在不同国家举行,导致了冲突的不断发生。例如2013年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办“世界小姐”时,局势就一度非常紧张,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驻印尼使馆纷纷发布通知,提醒本国游客谨慎前往巴厘岛度假,以防当地发生大规模抗议和恐怖袭击。而这警告并非夸大其词,如2002年原定于尼日利亚首都的世界小姐赛事就曾因穆斯林的反对而演变成暴乱,致200多人死亡,600多人受伤,4500多人被迫逃离,最终赛事不得不改在伦敦举行。

2000年,世界小姐的创始人艾瑞克去世后,其妻子朱莉亚·莫莉(Julia Morley)成为该活动的执行主席。2014年12月,莫莉称世界小姐将取消比基尼比赛环节,而这一决定是出于对女性的尊重。她在接受《Elle》杂志采访时这样说,近年来她感到泳装展示环节“落伍、多余”,认为人们“不必看到女性穿着比基尼走来走去……我们不是要看她的臀部,而是要听她的言语”,因此 她希望选美比赛能更多强调心智与性格,并认为这一改变将使世界小姐与其他涵盖(甚至聚焦于)泳装的选美活动区别开来。不过也有一些人认为,泳装环节的取消也有为了避免继续遭到某些宗教国家强烈抵制的考虑。

“环球小姐(Miss Universe)”选美大赛于1952年由美国加州太平洋米尔斯服装公司创立,该公司曾经是美利坚小姐选美比赛的赞助商,但后来由于某位获胜者拒绝为该公司的泳衣拍照而不再赞助,转而自己开始举办选美活动。早期的参赛选手只穿泳装和晚礼服进行展示,后来才增加了问答环节。从目前来看,这一选美赛事中泳装仍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并没有要取消的趋势。国际小姐和地球小姐的情况与之类似,不过在对选手的要求上似乎更宽容一些。例如一位来自卢旺达的女性就在“地球小姐2017预选赛”泳装环节中穿了礼服,当被问及为什么不穿比基尼时,她笑而不答。

对于选美大赛中的泳装环节,目前各方面的意见存在不少分歧和争议。如果我们选择保留泳装,那么要如何才在这个环节中给予女性更多选择、更多元的展示可能呢?比如说,如果我们允许一些女性穿更保守的衣服,这是对落后的性别文化做出了妥协(或者美其名曰对不同文化的尊重),还是对改变这种文化做出的一种博弈呢?毕竟它能帮助一些女性有机会参与进来,而不是只能被迫放弃比赛。类似地,我们可以考虑如果取消了泳装,对于那些愿意展示自己身体的女性是否公平?简而言之,我们是应该不让展示女性裸露的身体以避免其被进一步物化,还是要鼓励女性呈现不同的身体,以倡导审美的多元化呢?

2017年,美国马里兰州的选美皇后就是一个特例。这位美女的背上有长达60厘米的一个长疤痕,因为她患有皮肤弹力过度症,这是一种使肌肉和关节变软的先天性疾病,10次脑部及脊柱手术在她背后留下了这一伤痕。当她穿着相当暴露的衣服(伤疤自然显露无遗)在台上展示的时候,她的勇气给予了人们深刻的印象。不少公众好像是第一次发现,传统审美观念中不完美的身体也能给人如此美丽的感受。如果选美中的泳装环节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那还有必要取消它吗?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