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新女学>女性与高等教育:让机会平等与结果平等双赢

女性与高等教育:让机会平等与结果平等双赢

编者按

2018年高考分数已公布,一时间关于“为什么男生越来越考不过女生”的讨论再起微澜。本文作者对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历程进行了回顾,指出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不断提高,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女性获得了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为女性发展和社会地位提高奠定了基础。但女性依然面临着就业性别歧视及专业选择上的性别角色定型等挑战,应深化教育理念、教育体制、教师队伍、教育环境改革,将性别平等纳入人类知识体系的改造。

■ 刘伯红

2018年高考分数已公布,一时间,关于“为什么男生越来越考不过女生”的讨论再起微澜。笔者注意到,网络上一篇名为《为什么男生越来越考不过女生?据说近几年高考尤其是这样!》的文章每年高考时都被拿出来“炒冷饭”,引来大量网友“围观”,类似“大学生阴盛阳衰”“拯救男孩”的言论持续不断。当下正值高考志愿填报时期,读大学应选什么专业成为考生最关心的问题。网络上类似“2018年高考最适合女生的十大热门专业”的文章层出不穷,其推荐的所谓热门专业却仍然限制在“中文”“英文”“文化产业管理”“艺术”“法律”“旅游管理”等“适合女生”的“文科专业”。那么,女生真的已经在高考中“胜出”了吗?所谓“最适合女生的热门专业”一定“合适”吗?

百年来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情况回顾

在中国历史上,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经历并不长。据史料记载,中国第一批女大学生是1905年进入华北协和女子大学的5位女生,当时的4所中国教会女子高校在早期中国女性高等教育史上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1908~1917年,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建立,才有了民国政府第一所女子大学,第一批新生只有24人。随着1919年五四运动的影响,在普通高校“开女禁”“男女同校”成为呼声很高的社会议题。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力主大学“男女同校”,1920年,北京大学成为我国第一所招收女生、男女同校的大学,第一个进入北京大学的幸运女生就是江苏无锡的王兰。

当时社会舆论坚决反对男女同校的理由,在今天看来十分可笑。第一,男女同校,有伤风化。第二,男女同校,有碍“男外女内”的分工,女生分心,做不好“贤妻良母”。第三,男女智力、体力、性格不同,不宜共学,女生跟不上学业进展。历史发展已经把这种“愚见”送进了垃圾堆,但在当时,这种社会文化还是有市场的,1922~1923年,中国共有大学生34880人,其中女生842人,仅占2.42%,女生能进入大学读书的人还是微乎其微。

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比例不断提高

1977年恢复高考,点燃了民众的热情和希望,吸引了千千万万青年拿起书本、刻苦研习、日夜奋战。在参试的570万考生中,尽管只有27万入选,高考录取率仅有4.8%,但它却使每一个人都拥有了参加高考的权利和进入大学的希望,成为千万人命运的转折点,也成为中国女性平等参与高等教育的转折点。

恢复高考以来,尽管中国女性在许多领域仍然在为性别平等而奋斗,但至少在一个方面已经接近或持平男性,这就是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1980年在校女生比例仅仅23.44%;1990年达到33.7%;2000年达到38.1%;2010年更是发生了历史性的飞跃,达到了50.86%,首次超过男生;到2014年年底,普通高校在校学生为2547.7万人,其中女大学生为1327.8万人,占全部在校生的52.1%;而到了2015年更高达52.4%,超过男生4.8个百分点。由国内校招平台梧桐果出版的《中国校园招聘蓝皮书(2018秋招)》数据显示,2018届高校毕业生中,女生占比52%,男生占比48%,女生比男生占比高出4个百分点。

女大学生在校比重同历史上一些关键年份相比,均有显著提高:同民国时代女大学生在校比重最高年份1941年的19.80%相比,提高了32.3个百分点;同1949年女大学生在校比重19.77%相比,提高了32.33个百分点;同1965年的26.88%相比,提高了25.22个百分点;同女工农兵学员比重最高的1974年的33.76%相比,提高了18.34个百分点;同恢复全国高考统一招生1977年的29.0%相比,提高了23.1个百分点。

普通高校女大学生的发展,带动了女性参与各类高等教育,以2014年高等教育统计为例:女博士研究生的比重为36.9%,女硕士研究生为51.6%,成人教育本专科女生为56.1%。经过40年的努力,中国高校女生的比重,也像欧美发达国家那样超过了男生。这在一定意义上说,中国女性获得了同男子一样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它为女性的发展和社会地位的提高,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女性在高等教育中仍面临挑战

实现教育公平不仅体现在入学机会平等上,同时还应体现在教育过程平等和教育结果平等上,结果的平等显示了实质上的平等。高等教育结果的平等可以用两个指标来衡量:一是学习能力,二是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位置。现有研究表明,我国高等教育在教育过程、特别是教育结果上还存在不平等。

例如,在中国,女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上求职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常表现在如下方面:一是女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很容易受到显性或隐性的歧视;二是女大学生的就业结构明显低于男生,“高能低就”现象普遍存在;三是相同专业女大学生的实际收入低于男生。

更为突出的是,我国高等教育中“传统角色定型”问题还普遍存在,限制了男女两性发展的空间。传统观念认为,女生适合学习人文社会科学,男生适合学习工程技术专业。

与此对应,我国高等教育领域专业和学科上的性别隔离现象仍然存在,体现在女生主要集中在师范、医护、语言、财会、社工等与女性传统角色相关的、职业声望不太高的所谓“女性学科”中。而男生则主要分布在计算机、金融、工程建筑、高科技、外交外贸等一些职业声望和收入较高的所谓“男性学科”中。例如,2015年,某高校招收的101位机械工程系本科生中,100个是男生,只有1个是女生。

国际劳工组织曾就劳动力市场上的职业性别隔离现象做过统计,在全球劳动力市场上,所谓“适合男性”的工作,是所谓“适合女性”工作的7倍。高等教育中专业学科隔离的直接影响,会导致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结构性失业,延续和巩固就业领域中的“行业职业隔离”。

因此,争取教育结构、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的平等,仍然是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当然,这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是一个深层的文化和体制问题。当我们看到女性在高等教育中所获得的成就时,还应看到存在的差距和挑战。笔者认为,应深化教育理念、教育体制、教师队伍、教育环境的改革,将性别平等和社会公正纳入人类知识体系的改造,脚踏实地,砥砺前行,使教育真正成为所有人平等、发展与幸福的助推器,成为一个国家民族不断奋进的软实力。

(作者为中华女子学院教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