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经济女性>全球证券交易所走进女掌门时代

全球证券交易所走进女掌门时代

中国<a href=http://paper.wgcmw.com/sitemap02.x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女性</a>网www.wgcmw.com

史黛西·坎宁安

中国<a href=http://paper.wgcmw.com/sitemap02.x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女性</a>网www.wgcmw.com

阿丹娜·弗里德曼

中国<a href=http://paper.wgcmw.com/sitemap02.x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女性</a>网www.wgcmw.com

史美伦

■ 李曦子

纽交所坎宁安的挑战:百年老店如何雄风永在

大学期间主修工业工程学的坎宁安不会想到,未来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纽交所的一把手。

然而命运就是这样的神奇,1994年暑假期间,坎宁安经由在券商任职的父亲介绍,成为纽交所的一名实习生,从此开启了她的交易所生涯。她多次回忆称“我爱上了交易大厅的地板,这就是我想要的”。两年后她正式加入纽交所,从最简单的股票报价做起。

2005年,金融市场处于技术革命边缘,电脑取代了大量公开喊价交易。但纽交所的变革步伐过慢,坎宁安选择跳槽到电子交易系统更为先进的纳斯达克。直到2012年底,在洲际交易所集团收购纽交所之际,坎宁安重返纽交所。

在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被提升为销售和关系管理部门主管,负责美国现金股票和期权市场的销售团队。2015年,她被提拔为首席运营官,负责纽交所三个股票市场和两个期权市场的产品管理、战略制定与销售工作。

坎宁安是纽交所技术革命的倡导者,她曾反复提及2015年夏天导致纽交所暂停交易数小时的技术故障。也就是在这一年,她接任首席运营官一职,推动大规模技术改造以提高纽交所的交易效率。

二十多年的纽交所工作经验让坎宁安见证了金融业界女性地位的提升。事实上,纽交所在2000年曾经有过一位女性共同总裁,但当时实际掌权者仍然是男性。现在,坎宁安独挑大梁。

作为纽交所226年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总裁,坎宁安比男性更有挑战精神。她表示,“作为一名女性,每个人都应该挑战新的界限,以便那些后来者可以拥有比以前更多的机会”。

坎宁安肩上的担子并不轻。就在她正式上任的前一个月,纽交所交易系统曾出现故障,一度无法交易Amazon、Alphabet等股价超过1000美元的公司股票,这让外界对纽交所交易系统是否实时更新产生疑问。

另外,全球交易所都在争夺独角兽企业上市资源,美国本土交易所需面对不断涌入的新竞争者,这使纽交所在美国股票交易中的市场份额承受压力。研究公司Tabb Group LLC所提供的数据显示,纽交所的市场份额从十年前的40%跌至2018年4月的22%。

2018年2月,纽交所允许公司直接上市的提案获得了美国证监会正式批准。4月3日,全球最大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采取直接上市模式在纽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纽交所史上第一家直接上市的公司。

吸引优质企业来上市、扩大交易所影响力是纽交所新任CEO坎宁安的最大挑战。

纳斯达克弗里德曼的野心:打破华尔街常规

尽管纽交所有着百年悠久历史,但是随着电子化交易的逐渐崛起,1971年,以全球第一家电子股票交易所号称的纳斯达克迅速成为纽交所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此后,纳斯达克也成为硅谷明星公司进入资本市场的代名词。苹果、微软、谷歌、脸书和亚马逊,这些上市时并不赫赫有名的公司,在后来都成长为市值前五大的公司。

1988年,在大部分人都没见过电脑的时候,纳斯达克将基于PC机平台的工作站投入运营,并采用先进的电脑自动执行系统,彻底终结经纪人叫卖股票的时代。2002年,在人们认为互联网只是个泡沫时,纳斯达克引入互联网技术平台,开启更透明,流动性和稳定性更好的交易环境。而彼时,纽交所交易里只有不到10%是通过电子方式进行撮合的。

到了2017年,纳斯达克交易所开始在证券的发行和结算过程中运用区块链技术,在交易和清算过程中运用云服务,在数据分析中运用机器学习技术。

也就是在这一年,48岁的阿丹娜·弗里德曼接管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成为全球各股票交易市场首位女性掌门人。拥有跆拳道黑带的弗里德曼,被业内视为打破华尔街常规的女性。她一再强调,自身的成功与女性特质并无直接联系,因此无需强化这一性别特征。她自己的选才用才标准也从来不以性别为准绳,而是专注于对方的能力和贡献。

因为父亲在美国著名基金公司就职,弗里德曼自幼耳濡目染,对金融、投资兴趣浓厚。1993年,她以刚毕业的商学院实习生身份进入纳斯达克,做“交易与市场服务”。她与同事们一道为纳斯达克开发出一系列交易产品,特别是自创的交易系统屡屡占领市场,使纳斯达克风头强劲。

在产品开发方面做得风生水起的弗里德曼不久后又转型管理岗,完成了职业生涯中的一次重大突破。此后,弗里德曼跳槽凯雷,并以首席财务官身份带领凯雷成功上市。在凯雷上市过程中,她不仅对上市公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更能从买方、卖方两种角度看待问题。

当纳斯达克再次向她抛出橄榄枝时,弗里德曼对女性掌门人的角色充满自信,在上任之初就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

随着技术改造不断升级,电子交易成为市场惯例,各交易所上市业务竞争日趋激烈,纳斯达克在资本市场上独树一帜的比较优势已不复存在。且美国创业公司更愿意保持私有身份,不愿公开上市,这大大降低了IPO的整体数量。目前,IPO上市业务只占纳斯达克总营收的12%。

弗里德曼并不畏惧挑战,甚至野心勃勃,她的目标是为高效运作的资本市场提供最具创新性和最有意义的解决方案。

港交所史美伦的决心:站上竞争的前端

相比纽交所与纳斯达克的女掌门,港交所刚上任的史上首位女性主席显得更沉稳优雅。

4月28日,69岁的史美伦身穿一袭暗粉色中式长衫套装,华丽而不失端庄,在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的陪同下,出席了上任后的首次记者会。

在史美伦看来,她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制定新的三年战略规划(2019年-2022年),为港交所在未来数年的发展规划蓝图。

随着新经济浪潮的兴起,亚洲多家交易所纷纷对新经济公司抛出橄榄枝。2018年1月,新交所率先宣布考虑允许采用双重股权的公司上市。中国内地近期也公布了创新企业境外上市或中国存托凭证(CDR)试点原则,明确要吸引市值逾2000亿元人民币、境外上市的大型创新企业回流上市。

对港交所所处的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她坦言:“竞争无所不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自我增值,增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现有成就的基础上不断巩固提升,对港交所的前景不断检讨,确保我们始终处于市场创新的前沿。”

这位经历颇具传奇色彩的香港“铁娘子”,生于上海,长在香港,留洋美国。1985年,史美伦从美国回到香港工作,1991年加入中国香港证监会,曾先后任助理总监、高级总监、执行董事。1998年升任中国香港证监会副主席兼营运总裁。在此期间,史美伦掌管企业融资部及财务行政事务,颇具威望,为她赢得了“铁娘子”的美称。中国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沈联涛曾评论史美伦“不偏不倚及公正公信的处事手法,是证监会职员的一个楷模”。

2001年,史美伦出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央政府从境外聘请的首位副部级官员。

近年来,港交所不断推陈出新,成功推出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互联互通机制,巩固自身在香港金融行业的地位,同时从一家本地市场交易所向国际性多资产类别交易所转型。

史美伦强调,要让港交所站在竞争的前端,她的另一项工作重点是好好落实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

港交所于2014年8月首次提出就同股不同权进行市场咨询,经过四年的“拉锯战”,新的上市规则条例于2018年4月30日正式生效。2018年5月3日,独角兽小米公司正式向港交所以“同股不同权”公司身份提交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文件。

刚刚卸任的港交所前主席周松岗表示,四年前错失阿里巴巴是其任内最大的遗憾。他认为,新的上市规则可以为更多创新型公司提供资金及平台,打造更多个阿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将来港交所会有更多机遇。

史美伦也指出,无论是新经济公司亦或旧经济公司,只要符合资格,港交所都会尽力为对方争取上市。建立了新的上市渠道,当然也希望更多新经济公司在香港上市。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