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经济女性>刘炜:让文物活得有尊严

刘炜:让文物活得有尊严

中国<a href=http://paper.wgcmw.com/sitemap02.x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女性</a>网www.wgcmw.com

刘炜希望游客能尽可能多的看到每一件文物的价值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许真学

■ 李伶俐

推开天福碗厂沉寂的大门,仿佛穿越到了几百年前,经修整后的厂房里一套套整齐陈列的门神门、雕花门,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个家庭兴衰的故事。这些门属于位于重庆市璧山区的重庆大圆祥博物馆——中国最大的巴渝古建筑艺术博物馆。

一道门是一个家

在场馆的入口处写着:一道门就是一个家,你见到多少道门,就见到了多少个曾经的家和故事。这句话是大圆祥博物馆副馆长刘炜初见展厅里这些门时的感慨。

2012年,刘炜赴美留学的第二个暑假回家,父亲刘健拉着她说要给她看他的珍藏,门打开了,刘炜看到了刚搬入天福碗厂车间陈列的上千套门和雕花窗不由得发出感慨。刘炜转头看向父亲,父亲的眼睛里擎满泪水。之所以有这样的感慨,是因为刘炜从小就跟着父亲四处收门。“那时候小,不知道这些是文物,还曾以为父亲喜欢收破烂。”

稍懂事些,刘炜知道这是一些家庭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刘炜问父亲:“为什么他们要把祖辈传下来的东西卖掉呢?”刘健不说话,只留下一声叹息。“后来我慢慢懂得,这些门和石头,见证了一个家的兴衰演变,几百年的兴衰又怎能说得清呢?”

刘炜说,比如博物馆里收藏的一对非常特别的石狮子,是从一个农民家收的,这对石狮子嘴里衔着铜钱本身就是非常少见,它们底座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凹槽。这家有两兄弟,哥哥发财了,弟弟却没有,弟弟就认为是石狮子底座的凹槽把代表财富的水引到了哥哥家,于是弟弟就开始改凹槽的方向,两兄弟直接打起来了,最后决定把这对石狮子卖掉。

大圆祥博物馆主要收藏明清时期西南地区的木雕、石雕文物,据说收藏的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佛像就有2000多尊。但具体有多少,刘炜说其实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木制品、石雕被一车一车拉回来,许多还来不及陈列和清点,刘健收购的天福碗厂有几个大车间,刚好可改建成博物馆用来陈列。在刘炜看来,把这些文物收藏起来,已经成了父亲的情怀,这些年父亲做房地产开发赚的钱已悉数投入其中。

专心挖掘文物的故事

从美留学归国,刘炜先是进入花旗银行重庆分行工作,一年时间里她将业绩做到了重庆第一、全国第二。但就在两年前,刘炜辞职回家,一头扎进博物馆里。

对于刘炜来说,辞职回家并不突然。2016年,刘健的收藏量已达到了西南地区最大民间博物馆规模。他向女儿提出“藏品死于藏,活于放”,希望她能让它们活起来,让更多的人来欣赏它们。受父亲影响多年,那些文物在刘炜心中早已是备受牵挂,所以她毅然辞了职。

刘炜说,博物馆里文物所经历的故事十分丰富,有的被转手很多次,有的石像被人偷去了头,有的曾流落海外。馆里一尊释迦牟尼红木镀金像便是刘健花重金从美国请回来的。这尊雕像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被两名士兵掠到加拿大,士兵后人将其辗转带到了美国,其建立的农场因为这尊雕像被大家称为“女神的农场”。得知这尊雕像流落在外,刘健花重金将其请回。

而那些文物所诉说的故事,刘炜越了解就越觉得有趣,越觉得有趣就越想去了解。刘炜带中国妇女报 ·中国女网记者来到一扇门前,这扇门上雕刻着一个故事:一名小孩子要妈妈喂奶,但妈妈拒绝了,她要用乳汁和着碾碎的食物喂给已经年老的婆婆吃,这扇门讲的是孝道。在靠墙陈列的众多门神门中,其中一套画着“天聋”和“地哑”,他们是文昌帝君的两位侍童。“能知者不能言,能言者不能知”,意思是要保守秘密。再走进精品馆,这里的木雕、石雕保存得非常完整,在十几个并排着的墨盘间,有一个出奇的不一样,墨盘上的狮子表情夸张,更像是现代动画里的角色。“从作品里能看出匠人的性格,他们也想表现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刘炜说,这样的作品在博物馆里还有很多。

依托众多藏品,大圆祥博物馆专门设立了家风馆,在家风馆里,有被完整雕刻在门上的《朱子家训》,有劝后人晨则醒、昏则定、珍惜粮食、少饮酒的家训,还有记录为姑姑祝寿当天盛况的故事。“从这些藏品可以看出,古人非常注重家风家训,注重教育子孙后人严格自律。”刘炜说,这些藏品身上的故事,即使在今天也非常有意义。

每一件文物都有价值

在博物馆里,有一件400多年历史的“笑脸人”模具深得刘炜喜爱。“见到这个‘笑脸人’就不由得让人露出笑脸。”以“笑脸人”为形象,刘炜成立了重庆笑脸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专门开发以博物馆藏品为基础的文创、文旅产品。公司挣的钱,刘炜也计划将其投入到这些文物保护中。“我不希望父亲辛苦保护起来的文物就这样一年一年加速老去,想做更好的保护,让这些文物在今天也活得有尊严。”

“比如用矿物质颜料绘制的门神门虽然可经几百年风霜,但毕竟是绘画,需要保护。有些石像被破坏了,也需要修复。”刘炜说,馆藏的藏品组合起来就是一部历史演变史。对于文物及其保护需要人力、物力和财力,这些她都在努力。目前,清华大学的专家教授正帮助她提取颜料到实验室化验,以揭晓门神门绘画用料的秘密。

如今,在博物馆里,刘炜也已开了国学课程,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学习用毛笔抄写家训。她还希望能找到石像修复工匠对被破坏的石像进行修复,找到能进行高精度临摹的画师,对门神门上的画进行临摹,制作成画册。她也希望有更多人能和她一起,共同来保护这些文物。

“你们博物馆哪一件文物是镇馆之宝?”经常有游客问刘炜这个问题,她说,博物馆里还没有镇馆之宝,他们不希望游客只为了镇馆之宝前来,因为每一件文物都有价值,他们希望游客能尽可能多的看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