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经济女性>王桢:超薄胎建盏第一女匠

王桢:超薄胎建盏第一女匠

中国<a href=http://paper.wgcmw.com/sitemap02.x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女性</a>网www.wgcmw.com

王桢对断代六百多年的建窑建盏烧制工艺倍加呵护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吴军华

■ 李菁雯

福建茶叶天下闻名。好茶怎能少了美器?宋代斗茶之风盛行,建盏便是那“为茶而生的美器”。2011年,建窑建盏烧制技艺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陶瓷界,有“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说法,讲的便是建盏。建盏因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而得名,而建阳独特的泥料,也成就了建盏的辉煌,造就了一批能工巧匠。

新时代建盏女工艺师王桢凭着一双柔软细腻的双手,把泥巴玩得出神入化,不断在传统技法上加以创新,经过多年的反复研究试验,于2017年年末突破性地打磨烧制出一款口沿仅1毫米、重约50克的《妙》系列超薄胎建盏,备受市场欢迎。

一年只为追求更薄“一毫米”

建盏在不经意中体现出一种巧夺天工的自然之美。不仅美观,建盏在现代泡茶的环境中,仍然具有诸多的好处,比如厚重的胎体有助于保温,盏身的小气孔,可以吸附钙镁粒子,减少水的硬度,变得柔软、甘醇。“一花一世界,一盏一桃源”是建盏的本色,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建盏烧制的不稳定性和难度。

一次契机来到好友的青瓷烧工厂,看到很多薄青瓷,当时王桢就在想,建盏是否可以做得和青瓷一样薄?这个想法一萌发,马上遭到爱人的反对,他说建盏自古就是厚重、古朴、端重,哪能和青瓷一样。再者要如何烧?建盏烧制温度高达1300度,越薄在高温下越容易下塌、开裂、变形……两人因此争论一番。但王桢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她认为作为当代人应该创作出属于自己的风格。她喜欢做标杆的事。

薄胎盏得之不易,也可以说薄胎完全是靠王桢“修”出来的。一把专业的修瓷刀片,她用镊子把刀片弯曲到合适修型的弯度,一点一点地去除泥土,在修坯的过程中格外小心和耐心,稍有不慎,器型或是变样,或是坯体被修穿。

建盏受坯、釉、窑温、窑中气氛等多方制瓷因素的制约,烧制难度极大,成品率低,一炉精品屈指可数。期间,王桢向多位建盏老师傅请教,他们对此做法表示无可奈何,为何要改变建盏的束口、斗笠、敛口、撇口等传统器型,这些器型都是近1000年的文化,百看不厌,而且非常实用。但在王桢的感官里认为,传统器型口沿多颗粒,容易引得唇感不适,并非去改变器型,她只是想把胎做得更薄,这样使用起来既会有青瓷的手感,又会有建盏的韵味。

“如果只是把坯体拉得比普通厚坯稍薄一些,等晒到能修坯形的一定干度时,再一点点把坯修薄是否可行?”在无数次试验后,2017年11月第一次在开窑后看到了一个成品无瑕疵的薄胎盏,王桢至今回想起来仍有热泪盈眶的感觉。

历经一年之久,《妙》系列产品终突破实现了比传统最薄2~3毫米建盏器型更薄一毫米,比同等大小120克~150克建盏重量减重3倍。“建盏晶体中就像孕育了小生命般灵动,每天开窑不是惊喜就是惊吓。”在基于传统建盏通常打造成平底形态的基础上,王桢凭借自身的细腻,在建盏底部创新创作了钉状的“底足”加以修饰,不仅增加“指南针”的实用效果,也类比女性的“高跟鞋”以寓意柔性之美,虽增加烧制的难度,但也展现其烧制技艺的高超。

师承名师助力建盏文化复兴

出生于1986年的王桢自小随父母迁居建阳,在一次偶然中结识了建盏,从而被此魅力深深吸引,为之着迷。2010年,王桢正式拜建盏国家一级工艺师、建盏非遗传承人杨敏为师,不仅在其身上学到烧制技巧,更被老师傅专心一意做传统工艺的精神所打动。

因扎根乡土时间长,并本着对师傅传统烧制技艺的传承,王桢对这断代六百多年的建窑建盏烧制工艺倍加呵护。

初接触建盏时,王桢即使怀着满腔热血却也免不了四处“碰壁”,每天开窑时烧出来的基本都是废品,于是拿着烧出来的破盏不停地请教师傅。每一种釉和土的配比,都需要时间来验证,完成一窑的烧制常常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王桢时常一个人起早摸黑,待在工厂做试验,当原本朝九晚五的生活节奏变成了没日没夜地试窑烧炉,她却认为累并充满快乐。为烧出更具观赏性的艺术品,她从未停止创新,继此前已问世的,同《妙》这一系列建盏产品《曙光》《静》《思》,目前最后一款《悟》历经四个多月的研发,预计在今年6月面市。

一天开一窑,一天仅出十几个,对王桢而言,一天最期待的就是晚上开窑的瞬间。“我的工厂对于我来说就好比我灵魂的归宿,在工厂中每天重复做着每一件事,别人看来很枯燥无味,但我非常享受专注这件事带来的内心宁静。”

热门推荐